內容檢索:

文化 > 《楚苑》 > 正文


詩與遠方的距離
2019-10-08 16:29:56   來源:   

詩與遠方的距離

——《沒有母親的老家叫故鄉》序

王清平

 

陸續讀完召奇的詩集《沒有母親的老家叫故鄉》,我在想一個看似不著調的問題:詩和遠方有沒有距離?有多遠距離?當人們渴望擺脫世俗生活的羈絆去追求精神生活的豐富時,人們不是常常用那句名言表達嗎,生活不僅有茍且,而且還有詩和遠方。但詩與遠方究竟在哪里?是真實存在的空間遠方,那里果真有詩意的生活等待著我們?還是早已消失的滄桑歲月,曾經發生的詩意人生不幸被我們錯過?我似乎找不到準確答案。

當讀完召奇詩集我似乎突然明白了,詩與遠方沒有距離,或者說并不遙遠!它們就在我們身邊,甚至就駐在我們每個人的內心,就像吾心即佛一樣。啟迪我這一思考的是召奇把身邊許多平常平凡的事物寫成了詩歌,特別是那些站在遠方回想母親和回望家鄉的詩歌,用遠方游子的目光重新審視曾經熟悉甚至膩煩的鄉村生活,從而發現了許多溫暖美好的詩意。因此我想,詩和遠方從未走遠,它們一直伴隨著我們成長。當然,只有詩人才能擺脫世俗庸擾發掘出詩來,如我等愚鈍之人連詩和遠方的距離都沒弄明白,那就休想寫出耐人尋味的詩句來了。

你看,召奇詩集里哪里不是俯拾即是的熟悉生活!但他卻能從熟悉生活中開掘出新鮮而又永恒的主題。

最能打動我的是他那占據了近半篇幅表現母愛的詩歌。母愛是文學永恒的主題,卻最能打動讀者的心靈,從未過時,也從不會過時。理由不言自明,因為母愛是人類最早、最親、最強烈、最無私的愛,每個人都是在母愛沐浴下成長的。當母愛遇上詩歌,詩歌便用一個個通感的意象叩擊讀者的心靈。慈母手中線,游子身上衣。樸實無華的母愛詩句千古流傳。召奇詩集里以母愛為主題的詩很多,即使不以母愛為題,也常常出現母親的意象。第一輯《走丟了的母親》是寫給母親的詩歌,用了30余首篇幅歌頌母愛,讀來感同身受,有時甚至熱淚盈眶。開篇并作詩集書名的《沒有母親的老家叫故鄉》從一個游子對母親的牽掛寫起。“多少年聚聚散散的歸途/續寫多少份天倫之樂的親情/那個某天某時走丟了的母親/把老家的路迷失在在云霄之上。”從此不敢張望老家的方向,擔心他鄉的溫度,融化了回望故鄉的目光。歲月無情,世道滄桑,有人說,有母親在,就是老家的所在,沒有母親的老家,就只是歸途,變成了故鄉。如果說每一個人都有經歷痛失母親的人生,那么我想說,沒有人比鄉下孩子痛失母親后對故鄉的感情更加復雜,更加一言難盡。母親的白發在風中飄揚。母親的話的風中回響。衣襟上的盤扣還留著母親的叮嚀。無論是在老家的路口,還是在夢里遇見,無論是在清明,還是在年關口,仿佛電影中的蒙太奇,那走丟了母親都一次又一次地出現在詩境里。其中《母親的話》伴隨著詩人的成長,成為詩人堂堂正正做人的座佑銘。從“上學時好好聽老師的話/給媽掙個面子”,到“長大后做人要講良心/不能坑人坑己坑社會”,再到“成家后你是家里的頂梁柱/你得學會堅強”,直到“人到中年母親掛在嘴邊的話,好好工作不貪不占/知足才能常樂”,最后,詩人總結“母親說過的話/正如她一輩子/做人做事一樣清朗/簡簡單單樸素實在/伴我一路成長/教我至今不能忘懷”。母愛滋養著兒女們一生,成為人類最偉大最無私的愛。

剛從召奇那母愛的頌歌中走出,我又立即感受到召奇詩歌里籠罩著的淡淡憂傷和鄉愁。鄉愁是最美的詩意,幾乎與母愛一樣不朽。古往今來抒發鄉愁的詩歌很多。古有“少小離家老大回、鄉音無改鬢毛衰”,今有“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”。但鄉愁并不只是鄉下人的專利。只要離家,幾乎每個人都會有鄉愁。可見鄉愁是對家的思念,是對母愛的感念,是對根的追思。召奇詩集書名里就蘊含著鄉愁。沒有母親的老家叫故鄉,三個最重要的鄉愁元素:母親,老家,故鄉,多么憂傷且有詩意的名字。注定,召奇的詩集里貫穿著一股淡淡的憂傷和鄉愁。那是一份細膩的憂傷,也是一股綿長的鄉愁;那是一份敏感的憂傷,也是一股悠遠的鄉愁;那是一份失落的憂傷,也是一股回歸的鄉愁。何以憂傷?何以說愁?是為賦新詞強說愁嗎?不是。只因為失去了母親,老家便成為故鄉,鄉愁自然生長出來。第一輯,召奇用一首又一首詩歌描寫失去母親的憂傷和鄉愁。第二輯里,召奇的憂傷和鄉愁則更加明顯。如果說第一輯因痛失母親而憂傷,那么第二輯就是因失去故鄉而憂傷。這一輯里從不同視角抒發了鄉愁,這里有餐桌上的鄉愁,有紙背上的鄉愁等等。鄉愁里有兒時夏天的汪塘,有家鄉的狗尾巴草,有家鄉的牽牛花,還有家鄉的老井,甚至還有蒼耳、虱子等。反正,家鄉的一草一木,一枝一葉,都是留不住記憶的鄉愁。召奇把這份憂傷和鄉愁帶到了異鄉,于是便有了第三輯《留不住記憶的鄉愁》。這里的鄉愁別有一番滋味,是初長成的石榴,是三月三的雨,是陽光的味道。在第四輯《約會春天》聆聽四季的聲音里,春夏秋冬,四季;元旦立春,節氣;五月十月,月份;陰晴雨雪,天氣;幾乎囊括了一年中的全部鄉愁元素。召奇何以有如此多的鄉愁?我想,鄉愁是他一片止痛藥,是他一劑療傷膏,是他一壺醒腦茶,是他一聲奮蹄鞭。當他從喧囂中拖著疲憊的身軀回歸寂靜,心中那股淡淡的憂傷和鄉愁便化作了詩和遠方。

但是,歌頌母愛,抒發鄉愁,并不能完全代表召奇詩歌的高度,也囊括不了召奇詩歌的全部內涵。召奇詩歌里還充滿了農家子弟的自立自強。詩言志,自古皆然。召奇也不例外。召奇的詩歌里充滿著對命運的挑戰。無論是回到故鄉,還是懷念母親,無論是寄居城市,還是奔走在鄉村,他把自己的倔強性格刻進了每一個詩行。他不甘平庸,不甘落后,不甘屈辱,但面對命運不公卻又能泰然處之,表現得特別有韌性,特別能吃苦,特別堅強。有的詩歌里抒發的情感也許未必是崇高的情懷,但卻是他真實的處境和思考。《穿越童年》里這樣描寫現在的自己,“背負精神的枷鎖前行/與童真童趣作別/索然無味地應付生活/把歲月的尾巴收藏”。當穿越到幸福得像花一樣的童年以后,“醉倒在他鄉奔波的堤岸/隔著那寬廣的鴻溝/執地穿越童年”。而在《借口》這首詩里,召奇寫道:“生命沒來得及演講/就遇上了措手不及的風雨/任憑蓓蕾待放的孤寂/尋找陽光的腳步/從來沒有停歇下來”。從不停歇地尋找陽光,正是召奇自己人生的寫照。中學代課教師、鄉鎮企業主辦會計、政府通訊報道員、村支部書記、鄉鎮工會干事、宿遷仲裁委秘書、市建筑業協會秘書長、單位負責人,好家伙,如此復雜的經歷,一路走來,如果沒有鄉愁慰藉,真不知道召奇怎么從容應對如此眾多角色變化!

召奇最令我佩服的是,面對生活的艱辛卻始終沒有放棄詩性情懷。身處家鄉,憧憬遠方;身在遠方,回望故鄉。他的詩里有溫暖,有勵志,有寬容,有坦蕩,更有希望,就是沒有冰冷,沒有頹唐,沒有偏狹,沒有猥瑣,沒有刁鉆,沒有刻薄,沒有偏鋒。詩三百,一言以蔽之,思無邪。召奇所言之志暖人心懷,給人希望,毫無邪思。即使是逆向入題,落腳點也一定是滿滿正能量。但是,召奇并沒有在空洞說教,而是傾注了自己的真情實感,用一個個意象里生發出來,用一句句凝煉的詩句表達出正能量來。那些平常事物中蘊藏的生活哲理,那些家常生活中隱蔽的人生智慧,那些日常歲月里流淌的生命訊息,伴隨著召奇清新樸實的詩句呈現出來,讀來如沭春風,令人陶醉,如嚼橄欖,耐人尋味,如聽號角,催人奮進。即便是把腐敗丑惡入詩,召奇也處理得溫潤得體。記得其中有一組《廉政組詩》就很耐人尋味。本以為是一組諷刺性的政治詩,不料每一首讀來都是人生哲理詩。《低頭也是一種美》說,“拋開自卑的假象/脫去羞怯的外衣/低頭也是一種本領”。這是怎樣的人生智慧?為什么說低頭也是一種美和本領?因為低頭才能看清自己,在陽光下尋找自己的陰影,從塵埃里挽救出來,開始拼搏新的高度。《另起一行,你就是第一》則更能激勵人們昂首面對人生坎坷。“規則約定俗成,另起一行的革新/是對因循守舊的挑戰/誰能堅持正義/你就是未來的第一。勇敢地另起一行/成為期待的第一”。這一感悟無疑是召奇經歷的總結,十幾個崗位的歷練,十幾個角色的轉換,不正是一次又一次另起一行、從頭再來嗎!

詩與遠方的距離有多遠?召奇的詩歌告訴我,不遠,就駐在我們的心間。當你離開家鄉走出村口,轉身看見母親抬手抹淚的身影,詩和遠方便從你心頭升起。當你匆匆趕路饑渴難耐疲憊不堪,突然聞到一股飯香或看到天邊一縷炊煙,詩和遠方便從你心頭升起。當你俯仰于城市看不到星星的夜空,突然想到老家露宿社場遙遠璨璀銀河,詩和遠方便從你心頭升起。當你茍且于平庸乏味的世俗生活,突然渴望遠足山水田園,詩和遠方便從你的心頭升起。詩性屬于敏感柔嫩的心靈,遠方屬于想象豐富的心靈。只有具備了詩心,詩和遠方才會在茍且中慰藉不甘沉淪不甘寂寞的心靈。召奇用他那一首首優美精致的詩歌讓我找到了詩和遠方的距離,我在感謝召奇的同時也真誠祝愿他在詩歌創作的道路上越走越遠,越走越高!

 

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日

 

 

 

上一篇:新盛街素描(外一首)
下一篇:善哉人子

分享到: 收藏
360双色球彩经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