內容檢索:

文化 > 名家推介 > 正文


劉家魁:楚苑及其他
2018-06-28 16:35:08   來源:   

文/劉家魁

 
    光陰荏苒,轉眼之間,宿遷市建市已經20周年了。
    我是1998年初從吉林市文聯被引進到宿遷的,我可能是宿遷市從外省引進的第一個“特殊人才”吧。還記得當時的市委書記徐守盛同志批示“特事特辦”把我“辦”來之后,給了我“三個任務”:第一是支撐宿遷市的文學門面;第二是為宿遷市創辦一本文學雜志;第三是培養本地的文學人才!在當時的宿遷,還沒有幾個人能在省外的文學刊物上發表像樣的文學作品的,出了宿遷,還為人所知的知名作家,更是沒有。有一次,昆明政協代表團來訪,當問起本地的詩人作家時,宿遷政協的領導提到了我,隨團的昆明市文學研究所和藝術研究所的兩位所長,執意要“見到活的劉家魁”——因為他們早就知道我,卻不曾見過我……我是在會見中途才匆匆應邀參加接待他們的。他們見了我很高興,當場就忘了開會,全都興致勃勃地翻看我所贈他們的詩選。可見,一個城市,如有文化人物來訪,沒有等層次的人與之對話,面子上是不好看的。記得在一次政協會議的酒會上,徐守盛書記在率眾領導敬酒時問我:老劉,感覺宿遷怎么樣啊?我說:不怎么樣啊!徐書記很是吃驚:哦?哪里不怎么樣?!我笑著說:哪里都不怎么樣!要是怎么樣的話,就不用你來了,也不用我來了!你和我、我們大家來到宿遷,就是為了要讓她怎么樣的!徐書記聽完哈哈大笑:說得好,說的是!
    是的,我之所以答應來到宿遷,就是想為宿遷的文學事業,盡一份綿薄之力的。中國新詩研究所的毛翰先生,魯迅文學院的雷抒雁先生(已逝),以及其他國內熟知我的文學朋友,都對我來到他們未曾聽說過的宿遷,表示大大的不解!而我的理由只有一個:宿遷是我的故鄉!我已在外幾十年了,已經成了吉林市的“文學名片”,已經成了東北三省當代文學史中為數不多的單獨設立章節的詩人、作家,已經進入《詩刊》的“當代詩人群像”欄,已經進入新中國軍事文藝大系,已經有詩進入國家語文題庫……但故鄉需要我,而且在熱切地召喚我時,我是不忍心、也找不到借口拒絕的;在生命的后半段,能再為故鄉做一些報答性的事情,也是十分應該的。
    來到宿遷之后,我為新的宿遷市創造了許多“第一”:創辦了第一份純文學雜志《楚苑》;第一個中國作協會員;第一個江蘇省“五個一工程獎”文學類獲得者;第一個江蘇省“紫金山文學獎”獲得者;第一個在國家級純文學刊物上發表作品的人……在我自己看來,這些“第一”,并不怎么值得炫耀,它們最大的價值或意義,也許只在于它們為宿遷市的文學隊伍,提供了一塊較大的墊腳石或較高的一級起步的臺階,而已。有人說我是宿遷市的“文學之父”,我趕緊捂住他的嘴:拜托拜托,千萬不要這樣說啊,充其量,我只能算是宿遷市文學的一個以心血澆灌的老園丁、一個聲嘶力竭的啦啦隊長罷了。
    我創辦并主編《楚苑》十五年,其中的艱難困苦、酸甜苦辣,非個中人難以體會。創辦之初,市里只給了兩萬元開辦費,只夠辦兩期的,之后的經費全得靠自己解決。無奈之下,先是經默許,做了點名不正言不順的廣告,死撐活捱了幾年,實在難以為繼,才不斷打報告,先后由仇和、張新實、繆瑞林三任書記,逐步增加到現在的辦刊經費數目!《楚苑》的創辦,為宿遷市的本地作者,提供了一塊屬于自己的文學園地,迄今為止,可以說,宿遷市幾乎所有的文學作者,都曾在《楚苑》上發表過作品。《楚苑》猶如一塊文學練習場,為增強作者們的信心,激發他們的創作熱情,打下厚實的文學基礎,形成良好的文學氛圍,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。對于一些有潛力的作者,為推動他們的創作勢頭,《楚苑》除了設立“宿遷文學擂臺”,不惜篇幅,推出重點作者作品外,還不定期地設立“宿遷文學新人”欄目,同樣不惜篇幅地推介出現的新人。為了讓宿遷之外的人,了解宿遷文學隊伍和創作情況,還多次向市外的文學報刊推介,作品曾被《詩選刊》、《揚子江詩刊》等刊物選用。不僅如此,還利用《楚苑》作為平臺,與分金亭酒廠,聯合舉辦了六次全市青少年文學大獎賽,賽出了不少有苗頭的青少年文學新人,也賽出了一批又一批優秀作品。每期《楚苑》的扉頁上,我都會選用一首世界名詩或中國古典名作,以此提供一個創作參照,意在提醒我們的作者,不要在低層次上自我重復,而是要不斷向最高的經典看齊!為了讓全市的文學作者,能有一個交流、交友的機會,并讓他們互相學習、互相激勵,我先后組織了五次全市的文學筆會,沒花文聯一文錢,沒花財政一文錢,全是靠自己賣老面子,以采風為名,到雙溝酒廠、縣交巡警支隊等單位開會、參觀、游覽……深受全市作家們的歡迎,他們現在還非常懷念那些筆會形式的文學活動。
    搞文學講座,更是我的“任務”之一。從小學講到大學,從市內講到外縣,我自己也統計不出來到底講了多少次?到底有多少人聽了我的講座?至于這些講座,有沒有作用?有多大作用?更是我所不知道的了。我給學生講座,都是免費的,不僅如此,我還常常自己搭上便餐費、香煙費、來回的打的費等等。除了到學校搞講座,也應邀到一些市、縣機關、單位講,我到宿遷的第一次文學講座,就是給建市之初的市文化局的同志講的。除此而外,還曾應請到江蘇師范大學、中國礦業大學、徐州彭城書院、吉林市許多文學團體等搞過多次文學講座。
    建市二十年,宿遷市的文學事業,已經呈現了初步繁榮發展的喜人景象,取得了很多驕人的成績。市區、各縣區,都成長起來一批卓有成就的詩人、作家,真是讓我感到莫大的欣慰!建市十周年時,作為獻禮作品,我曾選編、出版過一本《宿遷十年文學作品精選》,一共才有六十位作者入選,前后對比,進步發展之大,令人鼓舞,可喜可賀。
    時逢建市二十周年,作為宿遷文學的參與者、見證者,作一小回顧,借以祝福宿遷詩人作家,祝福宿遷文學事業!

上一篇:吳印咸---我國著名攝影藝術家,全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
下一篇:陳洪武:為人民而書寫 持明德以修身

分享到: 收藏
360双色球彩经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