內容檢索:

文化 > 名家推介 > 正文


執著成就夢想——說說周善超的行草書創作
2013-09-23 17:47:00   來源:   

 

從小,老師告訴我們,要確定目標,努力向上,不畏艱險,堅持到底。年幼時的我們并不能理解,只是似懂非懂的點點頭。現在,我明白了,總結起來不過一句話——執著成就夢想。

從求學于淮陰師范開始學習書法,到南京藝術學院拜在黃惇先生門下,再到中國美院深造,最后又回到南京藝術學院黃先生處攻讀書法藝術碩士,這便是周善超的學藝軌跡,這條軌跡記錄著他對書法藝術的執著追求,個中甘苦只有他自己知道,的確不容易啊!天道酬勤,也正是這二十多年的執著追求,成就了他藝術之夢。

一如他執著于書藝一樣,善超對主創書體的選擇也是一樣的聰明而又堅定,根據自己的心性與喜好,行草書成為他首選的主攻方向,而不是全面開花,盲目地去追求各體皆精。我以為他的這種定位是準確而又明智的,畢竟一個人的時間和精力是極為有限的,沒有人能夠做到諸體皆善,我們不是也未看到“二王”的傳世篆書嗎?

行草肇始于漢魏之際,盛行于晉唐之間,廣大于宋元明清,可謂代不乏人,。每一個時代的行草大家無不追蹤溯源,直指魏晉,皈依書圣門下,而王羲之作為書圣有類孔子,成為“萬世師表”。即如當代書壇,占據主流的依然是行草,而占據行草主流的書法式樣,也依然是“二王”,由此可見,經典不僅具有時代特征,而且具有超越時空的永恒魅力。

善超自學書起即對行草書產生濃厚興趣,二十多年來,他一直在行草書世界里孜孜以求,心無旁騖。從“二王”到民間寫手,從魏晉到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,眾多行草大家、名家的傳世法帖都是他取法對象。他在傳統的世界中摸爬滾打,盡情汲取著營養,為自己的創作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。對于一位書家而言,執著就是對于傳統真正理解之后的信念和信心,對傳統的理解有多深,傳統的作用就有多大。當然,作為書家,從歷史傳統出發,對書法的理解,也離不開對時代思潮的解剖,二者辯證存在,一方面是針對傳統文化因素的思考,在不變中看到變化,一方面是基于社會現實潮流的把握,在變化中看到不變。唯有如此,方能堅持自身的藝術理念。豐富的求學經歷,讓他對書法藝術有了深層次的認識,并始終用一個全新的藝術理念來指導創作。再加之南藝與中國美院不同的教學模式與教育理念的互助互補,更使得他的創作技法比一般作者更加豐富和純熟,性情的流露也更加自然。

善超的書寫是自然而又極富激情,書寫的過程中憑借個人的感覺,并不有意制約,也不有意為之,任筆而行。自然書寫,這應該是如今我們書寫中一種十分難得的狀態。他的行草書用筆快慢結合,書寫中并無過多的小動作和小情趣。運筆速度的疾緩,使得毛筆與宣紙之間的摩擦力產生大小變化,線條的靈動感和厚重感也隨之出現,所以,他的作品既有清淡、悠然之態,又具蒼茫、渾樸之美。

線條是書法藝術的靈魂,也是最關鍵、最基本的要素,可以說,線條的質量在很大程度上左右著作品的藝術水準。他的“線”,在書寫過程中,借助用筆的提按之變與墨色的枯潤之變,在漢字之形的空間里,將其勢表現得富于情味,線條極具跳宕騰躍之意,很好地服務于漢字的構成,形成了相對的快慢節奏與通達的行氣。他的用筆或正或斜,或收或放,時而奔放、時而凝重、時而舒緩、時而深沉,看似漫不經心,信筆揮灑,實則胸有成竹,于天真爛漫之中彰顯其精妙與豁達,呈現出書法那種難得的質樸雄放、雍容厚重的筆墨情趣。所以,他作品中的線條有彈性、韌性、靈性,老辣勁健,在變幻莫測、空靈飄逸中傳達出遲澀與古拙之意,表達了相依相容的情感與情趣,相得益彰的厚重與靈動,相映成趣的古雅與時尚,這樣的抒情格調,正是善超行草書特色所在。

董其昌有言:“字須奇宕瀟灑,時出新致,以奇為正,不主故常。”善超的行草書創作也是具既敢“造險”而又善于“救險”之能的,無論是用墨的濃淡不同,還是線條的長短、曲直、粗細,俯仰、收放、斷連的變化,在有意和無意之間達到了“時出新致”的效果。非常的自然,無做作之意,其作品看起來是跌宕起伏,意態萬千。

善超的行草書創作并非盡善盡美,就作品而言目前還有些“雜”,也有些“躁氣”,時常還帶有一些“流行書風”的痕跡,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作品的氣息和氣韻。另外,相對于行草書而言,善超的隸書、篆書和楷書則顯得薄弱一些,這或許是他今后一段時間里要補的部分功課,因為藝術的滋養是多方面、多角度、多層面的。以他的睿智與執著,這些可能都不是問題,我是很相信這一點的。

2013年7月于三平書屋

 

上一篇:渾厚蒼勁 典雅靈動——劉云鶴先生書藝管見
下一篇:農民工子女生存現狀的精微呈現—讀《鳥背上的故鄉》

分享到: 收藏
360双色球彩经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