內容檢索:

文化 > 名家推介 > 正文


渾厚蒼勁 典雅靈動——劉云鶴先生書藝管見
2013-09-23 17:48:00   來源:   

 在當今書壇,能夠全心、全職從事書法篆刻創作或研究應該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,劉云鶴先生無疑是這樣的幸運者之一。十多年前,對諸多事情已經看透看淡、無意官場也不適應官場的他,義無反顧地提前從崗位上退下來,寓居煙臺,潛心于藝術。作為一位視藝術為終生追求的性情中人來說,這樣的抉擇無疑是正確而又明智的。

先生是我市第一位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,同時又是西泠印社社員。當下中國書協會員已逾萬人,如果說先生的中國書協會員這個“名頭”不足為奇的話,那么,有著“天下第一名社”之稱的西泠印社現有社員(包括日、韓和東南亞、西歐等)僅三百余人,而蘇北地區僅二位,先生即為其一,這個“名頭”應該是夠可以的了!

先生的書法篆刻啟蒙老師是家鄉的徐慕農、竇燕客等前輩,后又續師丁吉甫、孫龍父、沙曼翁、陳壽榮等先生,并得諸樂三、朱復戡諸大家指導。先生一直堅信臨摹漢印是治印的不二法門,他曾在漢印上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,打下了相當堅實的基本功,而后上溯周秦古璽,下取明清流派中與自己性情相近之長,逐步形成了自己先生渾厚、典雅、靈動的印風。先生之印,用字以《說文解字》、《金文編》、《康熙字典》、《漢語大字典》等印學界公認的工具書為依據,篆法準確;刀法靈活,切沖并用。其刀痕與筆跡之金石味與書卷氣互為表里,形成屬于先生自己獨特的“中和”境界,既有一定氣骨,又有相當神韻,其骨得力于金石,其氣收益于學養,于清俊中寓存著金石味,在雅正處飄逸著書卷氣,既得漢印之精髓,又顯個性之風格。

篆刻一藝乃先篆而后刻,故凡攻篆刻者,必精篆書,先生是深諳此理的。首以小篆為主,攻秦刻石、清鄧石如等篆書,后又大量臨習金文、石鼓文、甲骨文以及吳昌碩的篆書等,溯源商周,承繼晉唐至明清,名碑名帖盡力搜集,潛心研習,并融品性學養于其中,逐漸形成了圓潤、高古之書風。先生的篆書用筆以中鋒為主,多藏起回收;行筆穩健,線條厚重古樸而又婉轉流暢。其篆書作品中的線條、結字與章法等形式的自由運用中無不表現出對立統一的和諧關系:行與駐、動與靜、方與圓、藏與露、疏與密、虛與實、開與合等相輔相成,互相生發,違而不犯,和而不同。

與篆書相比,我以為先生隸書創作更能體現其自然、平常、淡泊、謙退之品格。

先生的隸書取法高古,以漢隸為宗,于《史晨》、《衡方》、《曹全》、《禮器》、《乙瑛》等碑用功尤勤,受益亦多。

先生學書是由小篆入手的,而隸書則由篆而生,故在筆法上多有相通之處,尤其是中鋒用筆及起、行、收各個環節的起承轉合,更能體現書家的控筆能力。先生的隸書起筆既有篆書的含韌內斂,又重漢碑的猛利恣肆,干凈利落,歷歷可感;行筆沉雄舒緩,極力鋪排,輕重并施,變化多端,圓潤中實,氣息融通;結體則沉穩端莊而又意趣橫生。他將筆墨控制在理性的范疇,很少有夸張放縱的表現,作品中直線的厚實與曲線的婉遒、短線的粗重與長線的挺勁,都顯得是那樣地富有節制,不激不厲,靜若處子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先生的隸書作品不像當下的很多隸書作品盲目“楷化”、“碑化”去彰顯所謂的“個性”,而是更多、更深層次地去挖掘和汲取漢隸之精華,故其隸書作品純正,“隸味”十足,耐人尋味,這在人心浮躁的時代是十分難能可貴的。

我一直以為,作為一位書家,他可以沒有自己的理論體系,也不必要一定要建立這樣的一個體系,但卻不能沒有用于指導自己創作實踐的理論思想。特別是對于先生這樣一位自學成才者來說,理論的指導作用顯得尤為重要。為此,他利用出差等機會跑圖書館、博物館,投師問友,在知識的海洋里盡情地汲取;通過書信請教的方式,以他的堅韌與坦誠,與諸多教授、學者、著名書畫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并指導著先生進行理論研究和創作實踐。天不負人,自1980年起,先生先后在《書譜》、《書法研究》、《西泠藝報》、《印林》、《書法報》、《書法導報》等專業報刊發表論文百余篇,并于2007年整理出版《劉云鶴學術文集》,得到學界的一致褒獎。由先生編著的《現代篆刻家印蛻合集》及《劉云鶴藏恩師印集——全三冊》(方介堪印集、陳壽榮印集、沙曼翁印集)已于今年夏天由上海學林出版社出版,并參加8月中旬在上海展覽中心舉辦的全國出版業的盛會——上海書展,真是喜事連連,可喜可賀!

的確,對于一位真正的書法家而言,在創作實踐上要強調以學養書,向學者型書家逼近;在理論研究上則要倡導書促學,朝書家學者化方向發展,這是歷史對書家的要求,更應該成為書家的自覺文化追求。

欣賞劉云鶴先生的作品,我們能夠感覺到他是在用心靈深處的言語與古人對話,是在用微妙的筆觸感悟藝術的真諦,是在用沉靜的心態體會書法境界的渾穆與空靈。因為書寫本身是一種個體性、體驗性很強的文化行為,它所承載的才、學、識、志等內容,都必須回到書家自身,是如其人的真實寫照。不懂書法的人以為玄妙,真知者卻深信不疑。因為書家的文化修養、審美取向、人格品味都會在書寫中悄無聲息地流露出來,這是沒有辦法進行偽裝及掩飾的。

在與先生相處的那些日子里,最讓我尊重的是他治學嚴謹,不盲從權威,敢于提出獨到的見解;他溫文爾雅,不端架子,熱心提攜后輩;他已年逾古稀,卻仍然孜孜不倦,努力追求自己在藝術上的追求,這種精神會時時提醒我努力,永遠激勵我前行。

真心祝愿先生健康、快樂、長壽,藝術之樹常青!

 2013年9月于三平書屋

上一篇:雄奇峻偉 墨酣筆暢——記書法家陳書樵先生
下一篇:執著成就夢想——說說周善超的行草書創作

分享到: 收藏
360双色球彩经网